党群之窗

我编《蜀峰—四川省地矿局抗震救灾特刊》

作者: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一一三地质队 来源:http://www.sc113.com 时间:2021-10-25 11:32:51 浏览量:158

 我编《蜀峰——四川省地矿局抗震救灾特刊》照片.jpg

我编《蜀峰—四川省地矿局抗震救灾特刊》

李富平

 

四川省地矿局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地矿局,而且历来也很重视精神文明建设和企业文化。这一点,从局创办的《四川地矿通讯》和《蜀峰》这一报一刊一经问世就坚持几十年、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从未间断过便是有力证明。作为个人,我也是这一报一刊的受益者,既从中增加了学习交流的机会,也因为经常在上面写点东西而“出了名”,可以说,局里其他单位的一些同志知道我这个人,这一报一刊“功不可没”。正因为如此,所以当2007年4月《四川地矿通讯》出满1000期时,我曾发自肺腑地写了一首诗,直抒胸臆——

读您

掀起您的盖头

醉于您的墨香

读您

我如饮如啜

读您

我七天一次的酣畅

 

读您山路平平仄仄

读您锤韵悠悠扬扬

读您塔影绰绰约约

读您篝火鲜鲜亮亮

读您大山情热热辣辣

读您山谷风滚滚烫烫

读您红层水清清澈澈

读您金银铜铿铿锵锵

 

读您读您

 

读您是历史

每一行厚厚重重

读您是画卷

每一页风风光光

读您是春播

精神的花雨飘飘洒洒

读您是秋藏

缤纷的果实郁郁芳芳

 

读您读您

 

读您是相逢

我看到了我的兄弟姐妹

读您是相知

我神交了我的前辈师长

读您

读您千遍也不厌倦

读您

读您千回我之所想

 

读您读您

读您在眼里

爱您在心上

至于《蜀峰》,除平时在上面发表一些文字、编辑部期期必寄、我也期期必读外,“5·12”大地震后,则使我和它有了一次深度的“交集”,留下了一段特别的经历和难忘的记忆,它既给了我痛,也给了我情,给了我爱。

说起来,都知道“5·12”大地震。发生于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的四川汶川8级特大地震,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破坏性最大、涉及面最广、危害程度最深的一次灾难,大半个中国有感,直接受灾面积10多万平方公里,波及面积达50万平方公里。当时总人口8800万的四川,竟有4600多万人饱受灾难之苦!同时,血浓于水,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各级政府、全国人民迅速行动,众志成城,共克时艰,创造了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在北京,强震发生不到半小时,共和国主席作出批示,部署救灾。两小时后,共和国总理带着快速组建的救灾指挥部,登上飞机,赶赴灾区。在四川,20分钟后救灾部队开始集结。半个小时后,省委书记已经飞驰在赴灾区的路上。之后,举全国之力,10余万部队、数10万救灾人员陆路、水路、空中火速急驰援,生死大营救。之后,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举国同心,八方献爱,血浓于水,情满四川。

那么,特大地震发生后,四川地矿局又是个什么情况呢?为了真实地记录历史,这里,我不得不揭开岁月的“创可贴”,还原一下当时让人终生难忘的种种情景——

由于四川地矿局的不少单位都集中在成都或成都周边,因此“5·12”特大地震发生后,全局损失十分惨重。根据资料,仅截止5月22日17时的统计,在汶川大地震中,全局受灾职工和家属就多达7048人,受灾户数6024户。直接经济损失19055万元。尤其都江堰的405队和江油的909队受灾最为严重。其次是101队、川西北队、培训中心、化探队、106队、108队、109队、矿产公司等,成都市区各单位均有不同程度的受损。

灾难发生后,全局职工不管是否处于灾区,均感同身受,迅速行动,相互支持,相互温暖,亲如一家,同舟共济,共度难关,在局的领导下,积极开展自救。

在405队,强震发生并得知灾情后,当晚,冒着余震,局领导来了,兄弟单位的领导来了,区调队的救援队携带帐篷来了,局机关运送的物资来了,成测中心运送的物资和帐篷来了,915队的两车矿泉水(计14吨)、一车干粮(1200余份)也来了。而此时仅是5月13日凌晨3时半左右,距大震的发生不过15个小时的时间。在909队,继12日夜将三车物资送往都江堰后,915队13日中午又将一车800件矿泉水送到了这里。川西北队、华地公司、地调院、地质医院、106队、109队、成都测绘中心等兄弟单位的各种援助也不约而同,接踵而至。物资总公司先后三次送去面包、手电筒、胶雨布、发电机、药品、牛奶、消毒箱、大米、方便面、帐篷、防潮垫以及水泥等。

为了让大家喝上一口热水,109队跑遍龙泉驿大街小巷去找煤和炉子,13日晚上五个一炉三孔的大蜂窝煤炉和一万个蜂窝煤就送到了405队。106队听说405队要开伙,马上安排队上采购了一大堆锅碗瓢盆送过去。局机关工作人员除了坚守岗位,还想方设法送吃的喝的,有的杀几只鸡,有的拿出了冰箱里的香肠腊肉。有些部门干脆主动跟受灾单位联系缺什么需要什么,于是手电筒、电池、蚊香、洗涤用品、用作消毒防疫的喷雾器便接踵而至。还有细心的女同志,居然想到妇女卫生用品和婴儿用品。先是给川西北队、909队等送去,后又给405基地和女医护人员较多的405医院送去,解了灾区女同胞们的难言之急。当得知405和909 两个单位的职工家属在帐篷里大多数都是蹲坐在地上时,成探厂、108队立即就捐出来几十张折叠床和钢丝床。至于食品、药品、消毒液、矿泉水更是源源不断……越来越多的基层单位加入进来,捐钱捐物。

患难见真情。虽然一时只有冰凉的矿泉水和生硬的速食果腹,但两单位的职工、家属们分明感到了局领导和兄弟单位的一颗颗暖融融的心。有的职工家属、离退休人员还来不及心痛强震中毁坏的家产,却面对领导的关怀、兄弟单位的救援禁不住潸然泪下。

其实,患难真情又岂止这些,即使在同一个帐篷里,职工们也是相互温暖,相濡与沫,有钱的出钱,有物的拿物,凑起“大锅饭”,同甘共苦,共度难关。在最初的那段艰难日子里,909队还把60岁以上的老人、15岁以下的孩子、孕妇、病号等群体列为重点保护对象,每天保证他们一个鸡蛋,一包牛奶,并特意制作了“特殊饭卡”,尽最大努力保证他们的生活。在刚刚强震后的废墟上,做到这一点是多么地不容易!

灾难袭来时,很多单位在做好自救的同时,主动投身到地方政府的救援工作中。

都江堰的405队医院,83名医护人员在405队50多名党员干部组成的应急分队的协助下,不顾自身安危,当天下午就把病员转移到由市指挥部安排的安全地带,在被定为救助站后,不分昼夜及时救治、处理、转移了4700多名伤病员。搜救阶段结束后,他们又投入到了全市的消毒防疫工作中。  

地质职工医院配备大量药品、消毒液、饮用水、食品等,由院长率领医护人员和有心理咨询师资格的医师组成的抗震救灾志愿者服务队20余人,在成华广场开展医疗救助服务,发放医疗药品,捐赠食品、矿泉水、饮料,作灾后心理指导安抚200余人次。

地矿物资公司在不断通过各种渠道从省外采购抗灾急缺物资送到各兄弟单位的同时,还以组织捐款、采购救灾物资雨鞋、手套等形式,分批分次送到地方“红十字会”并通过他们送到灾区。

当得知绵阳九州体育馆安置了大量灾民时,川西北队在面临搭建3000㎡帐篷、安置职工家属及外来灾民达4000余人、两幢办公楼成危房、震中失踪人员人数最多的压力下,仍紧急调集100床棉被送到灾民手上。同时启动捐赠活动,两天时间里,募集善款4.3万元,衣物、棉被整整一卡车,及时将物资送达绵阳市物资捐助中心。

106队、109队、川西北队、化探队等单位还成立了青年志愿者服务队,主动帮助当地医院、灾民安置点义务为灾民服务。

危难时刻,四川地矿局发挥优势,急赴国难,主动请缨,积极响应党中央、国务院及国土资源部的号召,组织精干地灾科技人员,全力投身到抗震救灾工作中,开展灾区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应急巡查、排查工作。

据统计,截止6月16日,四川地矿局的7支参战队伍先后组织了200多人的精兵强将,从5月16日起,在全省32个县市区开展了地质灾害巡查排查和灾民临时或永久安置点的危险性评估工作。在所承担的重灾区,共巡查排查隐患点1525个,其中重大隐患点456个,完成1041个临时安置点、229个永久安置点的危险性评估工作,将翔实的排查结果提供给有关部门,拟安置23万户、271所学校、98万人。

在四川地矿人舍死忘生、冲锋陷“震”的背后,是数以万计的军民,从次生灾害的指缝中从容逃生。

 5月14日、15日,地灾巡查组在青川县红光乡发现了一个特大型岩质滑坡。滑坡在地震作用下下滑,冲入前缘的清水河,形成滑坡堆积坝,并堵断清水河形成库容量约500万~700万立方米的堰塞湖,存在局部甚至整体溃坝的可能。在巡查组建议下,下游临时安置区的灾民以及抢险救援部队官兵、医护人员3000余人紧急撤离。

5月17日,巡查组发现青川县城后山狮子梁乔庄断裂带上的松散土体出现变形裂缝。初步判断,该变形体一旦发生崩塌、滑坡,将对斜坡以下灾民安置点300余人以及救援人员生命安全构成威胁。当即划定了危险区,设立了警示标志,5月18日晚将受威胁的所有人员全部撤离。5月19日发生余震,该变形体发生部分崩塌、滑坡,无人员伤亡。

在彭州,排查人员发现有一支救援部队的临时宿营地的背后山上有崩塌的危险,他们顾不上一天的劳累,立即向部队领导和指挥部汇报,指导他们紧急搬迁。果然,在第三天发生的6级余震中,山体掩埋了原来的宿营地。由于他们的负责精神,400多名官兵幸免于难。

在青川,在理县,四川地矿局排查的丰硕成果,挽救了1000多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损失。

“看沟的来了,地质队来了,救命的来了。”这是惊魂未定的人们对四川地矿人的信赖。“在这么多救灾队伍中,你们是一支特别的救援队。”这是救援部队官兵对四川地矿人的赞许。“5. 12地震后党和政府第一时间派来亲人解放军抢救我们的生命财产,为我们点燃了生命的希望。今天你们地质队员不怕危险、不怕牺性来到这里,为我们排查震后的地质灾害隐患,又为我们点燃了重建美好家园的希望。” 这是灾区群众对四川地矿人的最高奖赏。

在自身同样遭受灾害同样置身困境的情况下,四川地矿职工在奋力自救的同时,并没有忘记周围的群众,没有忘记手足同胞,而是把爱辐射到了更广阔的空间,传递给了更众多的群体,展现出的是“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大爱情怀。

在909队,每当临时安置点开饭时,都会看到不少陌生的面孔,该队还在院坝中摆放一口大锅,熬好抗病毒的板蓝根供大家取用。对来投亲靠友的,队上照样接纳安排,所有分发东西都跟队上的职工家属一视同仁,而且还给长身体的小孩子每天一个鸡蛋。在成都水文队,职工们说:“自己就是少吃肉,也要让灾区人民吃饱一顿饭。” 

特别是大地震发生后,在自身受灾严重、尚亟待援助的情况下,喘息未定的四川地矿人却义无返顾地迅速投入进了“奉献爱心”的行列,捐款捐物、特殊团费、特殊党费,一拨接一拨,一浪高一浪。短短的时间内,全局各基层单位、工会组织和广大干部职工及家属就捐款90余万元。在中组部发出党员缴纳特殊党费的倡议后,几天时间,全局5000多名党员缴纳特殊党费达74万余元。此外,还有特殊团费5万多元。

其间,动人的场景比比皆是,遍布全局的每一个角落;感人的故事书不胜书,各基层单位都在上演。一位离岗待退生病住院的职工,刚一出院没顾着回家就赶到单位,捐出200元钱,他说:“看到灾区人民遭遇这么大的灾难,我们应该帮助”。一位老干部虽然行动不便,但通过电视了解到灾区人民的苦难后,马上与单位有关部门联系,在第一时间交纳“特殊党费”2000元。许多在野外工作的职工看到电视上有关地震的报道后,纷纷打电话向单位捐款,或托家人、朋友代捐,一定要为灾区人民献上一份爱心。甚至远在可可西里工地的职工,在得知大地震的消息后,也不远数千里,慷慨捐款,献上爱心。类似的例子其实太多太多,灿若星辰,举不胜举。

以上种种,足可以称得上“波澜壮阔”了,然而,它还仅仅只是四川地矿局在“5·12”中的“冰山一角”。但即便如此,也已经足以感人肺腑,让人为之肃然起敬。

言归正传。由于113队地处泸州,离震中相对较远,因此,地震发生时,虽然震感强烈,但破坏性还不是很大。尽管如此,在队党委的领导下,全队干部职工仍在第一时间投入到了“抗震救灾”行动中,如紧急派出相关人员参加震后地质灾害隐患排查,配合地方政府开展防震知识宣传或咨询服务,电话联系身在重灾区的异地离退休职工,了解受灾受损情况和震后生活是否得到妥善解决,组织救灾物资等等,总之全队上上下下都很忙碌。作为政工部门的负责人,我主要是在队党委的领导下组织开展或配合做好职工捐款、交特殊党费、特殊团费等,并随时动态收集资料和撰写稿件上报局里。

那段时间,虽然比平时更忙更辛苦,但与身在抗震救灾第一线没日没夜、踏危履艰、连续作战的人来比起来,这点忙和辛苦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当时也曾想,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义不容辞再做点什么,哪怕是只添一块砖只加一片瓦,并提笔写了一首诗来表达这种心情——

我愿意……

如果可以

我愿意是一句耳语

轻轻地对总理呢喃:

敬爱的老人啊,您可要注意休息

老百姓倚着您温暖的肩膀

共和国需要您挺直的身躯

         

如果可以

我愿意是一粒砂石

铺在抗震救灾的路上

与时间赛跑

去挽救更多的生命

去减少更大的损失

 

如果可以

我愿意是一缕哽咽的风

传给你千军万马奔来的足音

带给你我们节节胜利的消息——

即使你双眼不再睁开

即使你已没有了呼吸

 

如果可以

我愿意是一丝光亮

穿越断壁残垣

渗透瓦砾废墟

在你漆黑的世界里

撕开哪怕只是一线生机

 

如果可以

我愿意只是一声抽泣

轻轻滑过你疼痛的身体

让所有的细胞知道

灾难中你不会孤独

此时此刻我们就在一起

在一起

 

如果可以

我还愿意是一抹霞色

胭脂般绚烂稚嫩的笑脸

永远盛开永不凋闭

孩子啊

在这个血色的五月

你的笑脸就是世上最夺目的花朵

你的生动就是灾难中一个民族最甜最美的慰藉

 

如果可以

如果可以

祖国啊,我是您的十三亿分之一

让我分担

看我雄起

哪怕灾魔无道

哪怕山崩地裂

这就是我的回答:

我——愿——意!    

可能真的是“天遂人愿”吧,不久后,“机会”还真的来了。就在最为让人撕心裂肺也是最紧张忙碌的搜救工作基本告一段落即将转入灾后重建阶段的时候,有一天,《蜀峰》编辑部的周江陵打来电话,告诉我准备出一期特刊,全面完整地记录四川地矿局职工抗震救灾的过程和事迹,为未来留一页真实的历史,给后人留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而且这是局里的要求。他同时还说了,抗震救灾依然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局里已经抽不出人手,希望我能挑起这个担子,主持编辑这一期《蜀峰》特刊,其他另外再找几个人配合。虽然我知道这是个“烫手山芋”,不仅事件大,事情大,责任大,压力大,而且场面宏阔,战线多条,头绪纷繁,工作量也会很大,担心自己能力所限,力有不逮,挑不起这副重担。但想到做这件事这不也这正是在为抗震救灾尽一份力?所以当时也没太多地犹豫,就答应了下来。不过,我也给周江陵提了个条件,就是文字肯定还要根据内容配上大量的图片,图片的事就由他负责,他也爽快地答应了。

就这样,我当起了“业余编辑”——因为一来对编辑业务确实“业余”,二来本身还有本职工作要做,只能主要利用“业余时间”来完成。

着手编辑后,我开始意识到这件事的工作难度其实比事先预想的还要大。首先是阅读量太大,全部资料将近8个GB,差不多都得看。其次是资料来自全局各个单位,头绪纷繁,资料分散,而且各种稿件、各类体裁都有,需要详加梳理。三是稿件的撰写者除以局的通讯员为主外,还包括了离退休人员、一线职工、家属、甚至小学生等,质量参差不齐,需要动笔的地方不在少数。此外,记述前后不一致,数据相互对不上号之类的,也时有所见,需要仔细甄别、勘误。总之,一旦铺开来,有时候真的会让人“六神无主”。尽管这样,但既然已经应承了下来,就不能“打退堂鼓”,只能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咬咬牙也要上。

有个词叫“竭尽全力”,那段时间差不多真是这样,“三更灯火五更鸡”是常态。好在有局政工部和《蜀峰》编辑部作坚强后盾,特别是周江陵,我们随时保持联系,有疑问和不能决断之处,就打电话找他,听取他的意见或建议。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差不多做完了理稿、顺稿的基础工作,此时对“特刊”的主要内容心中也基本有了一个“全貌”。但接下来,如何把卷帙浩繁、林林总总的内容组织成书,既要脉络清楚,又要紧凑连贯,还得面面俱到,这成了让我十分纠结的难题。我曾先后尝试或以单位、或以时间、或按体裁、或按内容来划分板块组成单元,试图以次串联起全书,但都行不通,不是松松散散,就是牵强附会,甚至凌乱无序,一时间,还真让人“找不着北”。就这样,这个难题着实折磨了我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还似乎真的是“灵光乍现”,突然想到,我们所做的一切,不都是“5·12”特大地震的“震”带来的吗?何不就以“震”字为“魂”来统领全书?

“挈领而顿,百毛皆顺”。果然是思路决定出路,按照上述构想,我很快就拟定了《蜀峰——四川省地矿局抗震救灾特刊》的结构框架:首先是慰问信、感谢信;其次是前言;第三是主体部分,分别是排兵布“震”、“震”前方、冲锋陷“震”、穿越“震”痛、“震”撼心灵、“震”振有词;第四是几个附录,一是抗震救灾“群英谱”,二是四川地矿局捐赠情况统计,三是四川地矿人抗震救灾经典语录,四是四川地矿局抗震救灾大事记;最后是后记。其中,前言和后记,分别由我和周江陵完成。按照这一框架结构,所有的内容均顺利各归其位,全部内容囊括无余,既全面完整,又有机统一,本人比较满意。

除了满意,还有幸运。初稿编成交上去后,得到了局政工部罗会江主任、《蜀峰》编辑部周江陵等的一致认可,基本就定了下来,我的主要任务基本也就完成,接下来就是审稿、校稿、配图等工作,那主要就由周江陵他们操持了。

由于大家倾情投入、共同努力,特别是在局领导的大力关心支持下,《蜀峰——四川省地矿局抗震救灾特刊》终于按要求在2008年底付梓出书。全书共收入文章100篇,34万余字,图片400多幅,文体涉及消息、通讯、报告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纪实文学、演讲稿等,全景式、全方位、多角度、深层次地记录了四川地矿局抗震救灾惊心动魄、波澜壮阔的历程,被誉为是“一部难得的有收藏价值的历史资料”。据周江陵讲,《蜀峰——四川省地矿局抗震救灾特刊》出来后,不仅被四川省涉及“史”、“志”的相关部门收藏,外系统的不少单位也竞相索要。此外,全局职工更是反响强烈,称此为“一个历史性的贡献”。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获得如此的赞誉,作为编者,自然使我也深感“与有荣焉”。

当然,我编《蜀峰——四川省地矿局抗震救灾特刊》,绝不是说《蜀峰——四川省地矿局抗震救灾特刊》就是我编的,它是不少人共同劳动和努力的结果,我仅是参与者之一,只起了一个主持的作用。这一点,周江陵在他写的《后记》中有专门的文字:“编辑部特邀请113队李富平作为特刊编辑主持,108队王纯馥、106队叶磊等参与策划和编务工作,他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对稿件进行筛选、分类和整理,功不可没;局办公室秘书甘建军、王波、李娅等同志和有关处室人员也在相关文件、资料、数据的收集整理上倾力相助,特别感动的是,在地震中遭受重创而又在地灾应急排查中表现不俗的909队,还特意邀请编辑部部分编辑前往灾区体验生活,在该队队部基地的活动板房内,举办《特刊》编审会。”

说到这里,真的是要发自内心地感谢909队。大地震发生后,虽多次有想到灾区看一看、走一走的愿望,但种种原因,都未能成行,这次909队的邀请,终于使我得以如愿以偿,而且在909队,还受到了热情的招待。其情其景,至今难忘。此外,在编辑“特刊”的过程中,也曾先后几次到局里向罗会江、周江陵他们汇报和对接工作,解决在编辑过程中遇到的一些“疑难杂症”问题,虽然每次时间都不长,最多两三天,但每次他们都会把吃、住的事安排好,使我没有“衣食之忧”,现在想起,依然觉得领导好、战友好、同志好,内心仍旧温暖。

前面说过,此次编辑“特刊”,它既给了我痛,也给了我情,给了我爱。

“痛”,是因为“5·12”造成的破坏实在太过惨烈,山河破碎、举目废墟、八荒狼籍、生灵涂炭、惊魂遍野,怎么形容都不为过,“特刊”中的很多文字,可以说都是血泪的交织。编辑的过程中,记得在看都江堰震后实录时,15分钟的影像资料,我几乎是流着泪看完的。

“情”,是因为在大灾大难面前,既有举国同心、八方献爱、血浓于水的同胞深情,也有四川地矿人上下同心、甘苦与共、团结互助、共克时艰的组织情、领导情、兄弟情、战友情、单位情、同志情。在编辑的过程中,所有的这些“情”,都无不像潮水一样时时地包围着我、浸润着我、感动着我。

“爱”,是因为危难时刻,四川地矿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发挥优势,急赴国难,主动请缨,全力投身到抗震救灾工作中,开展灾区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应急巡查、排查工作。生死关头,所有参战人员牢记天职,不忘责任,急灾区人民之所急,想灾区人民之所想,解灾区人民之所难,冒着频频余震,滚滚飞石,潇潇风雨,嗡嗡蚊蝇,甚至可能暴发的疫情,奔波于崇山峻岭之中,风餐露宿,忘我工作。在生死关头、危急时刻,在最困难的时候,四川地矿人表现出的是对他人最深切的关怀、最无私的爱心。在编辑过程中,这种爱,同样感染着我,激励着我。

最后,通过编辑“特刊”,还增加了我作为一名四川地矿人的自豪感。四川地矿局,这是一支建局时间长、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战斗、有着优良光荣传统的队伍。建局60多年来,从“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的“三光荣精神”,到“坚忍不拔、追求卓越、自信自强、永创一流、造福社会、升华自我”的“钻石精神”,再到在“5·12”特大地震中体现出来的同气连枝、患难与共,临危不惧、急公好义,见危授命、恪尽职守,博爱兼济、无私奉献的精神品格,它们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都是四川地矿局的立局之基,都是四川地矿局职工的精神之魂。而有精神的队伍就是不可战胜的队伍。这样的职工队伍,任何困难都不会被吓倒,任何艰难险阻都阻挡不了铿锵的步伐,任何时候,都必将一往无前。

 

注:李富平,65岁,中共党员,高级政工师,自然资源部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地矿局113地质队原政工科科长。